大半辈子献给中国的造船事业后
2020-01-29 04:1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六榕街长者食堂负责人刘女士告诉记者,六榕街的食堂及厨房场地是向某建筑公司租用的,月租为6000元左右。政府每月给予一万元补助,但这对于需要支付场地租费、食材成本、人员工资社保等等,补贴对于长者食堂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六榕街道办主任张蓉告诉记者,食堂最大的开销仍然是食材成本。除去政府和负责运营的侨颐机构定期提供的资助以及一些好心人士的捐款外,附近的光孝寺也经常为食堂送来善米善油,甚至有些老人知道食堂经营有困难,还拿出自己的退休工资来为食堂捐款。“即便这样,食堂仍只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

在六榕街长者食堂就餐的郑老伯告诉记者,“我和太太都已经八十多岁了,长者食堂不仅实惠方便,还帮我们解决了做饭的麻烦,而且我在这里结交了许多朋友,感觉就像家一样温暖。”

对于“黄石模式”,大部分街道还是持观望态度。“一方面,自动化生产的老人餐在口味上可能会差一些,另一面,由于商家都是追逐最大化利润,以前有合作失败的教训。”广州一位街道办事处主任说。

作为省级示范点的沙园街长者食堂是广州最早的一批长者食堂,曾因请了“星级厨师”来主厨被《羊城晚报》等媒体报道。负责“长者食堂”运营的海珠区“手拉手”社工沙园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主任李玉辽说,受场地限制,该饭堂每日只提供200份老人膳食,而且只接受预订,除非有临时退订的情况,一般不对外售餐。

这些长者食堂基本都是以公益项目的名义由政府出资建立起来的,而后交由街道办管理,聘请专业的社会公益服务机构来负责具体运营。尽管会得到来自政府的定期补贴和机构提供的资金人力支持,但食堂仍不得不面对逐年来因成本增加而出现的运营缺口。

在方便了老人用餐大受欢迎的同时,却面临普遍亏损的尴尬,经营模式亟须改革

为了降低成本,白云区黄石街试水与专业的餐饮公司合作,通过自动化生产流程来经营长者食堂。

在越秀区六榕街,羊城晚报记者也目睹了上百老人前来“长者饭堂”就餐的盛况,很多老人上午 10点半左右就过来边看报或者闲聊,等着开餐。

白云区黄石街道是近期准备筹办长者食堂的街道,辖区某小区六楼的区姨邀请记者去她家,一进门,看到狭小局促的客厅门口却摆着一台超大冰箱。

据黄石街“长者食堂”经营方——广州食络客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雪松介绍,长者食堂专为老人提供的餐食与普通快餐有着明显的区别。首先食物的原材料是根据老年人的身体条件与健康需求选择和搭配的,匹配的汤食营养含量也比较高;其次考虑到老人大多牙齿不好,会把食物做得更烂更软,方便咀嚼。何经理总结:长者食堂的餐食,首先考虑的是食物的安全卫生,其次是健康和营养,第三是老人的口味。

长者食堂纷纷因入不敷出陷入经营困境,不得不自寻出路。除了上涨餐费外,食堂只能严格控制食材成本,节省开支。据六榕街长者食堂负责人刘女士介绍,食堂午餐标配为两肉一菜加汤,在安全健康的前提下尽量挑选可靠渠道,根据季节变化来供应当季蔬菜和汤食。

洪桥街长者食堂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调整餐费实属迫不得已,“食堂开业三年来,单是食材开销就足够食堂亏损了。即使餐费上涨,整个经营仍然是亏损的。”

用餐地点就设在长者综合服务中心一楼大厅的洪桥街长者食堂,虽然省去了场地租费这笔巨大的开支,但食堂去年全年需广东省佛教协会基金会合并资助60万元才可维持经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政府的补助与运营机构筹集的善款有限,如今物价节节攀升,即便餐费上涨,食堂经营仍处于亏损状态。亏损部分只能由负责运营的善缘社会服务机构承担。

这位基层干部认为,很多“长者食堂”的经营者更倾向于更多的政府补贴和公益资助,但前者很难突破,而后者没有一个稳定的模式,“长者食堂”依然期待破局。

羊城晚报记者近日在走访越秀、海珠等区的多个长者食堂时发现,这些长者食堂几乎无一例外地在近期调整上涨了餐费。沙园街长者食堂的餐费由每顿6.5元涨为8元,六榕街长者食堂将餐价由去年的10元提升为11元,洪桥街长者食堂用餐大厅也赫然贴着:“决定自2016年5月1日起将餐费从5元调至10元。”的公告。

“6月1日起,我们的饭菜也要涨价了,从现在的6块5,涨到8块一个人。”广州市海珠区沙园街长者饭堂负责人对羊城晚报记者如是说。

11时47分,饭堂接待处放出了“饭吃光了”的提示牌,不再接待用餐者。两位老人失望而归,转移到旁边一家烧腊快餐店就餐。

接近11时30分,餐厅开门,老人们鱼贯而入,对面小公园里部分正在唱歌、散步、闲坐的老人也加入就餐的队伍,28张桌子瞬间坐满。

在摸索中,广州的“长者食堂”依然在艰难前行,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近期多个街道长者食堂将投入运营,除了黄石街,海珠区的丁香街长者食堂即将开办,沙园街的长者食堂也将扩大供应点,对于正在老龄化的广州,这些都是宝贵的尝试。

“有了长者食堂后,我和老伴俩就可以不用每顿都自己做饭了,想吃什么只要预订好,就能有人提供并送餐上门,连楼也不用下了”,老人对长者食堂的设立充满憧憬。

六榕街长者食堂负责人刘女士介绍,长者食堂的老人平均年龄为七八十岁左右,“在广州这个老龄化比较严重的城市,许多高龄老人的子女本身也开始步入初老阶段,年轻人又要忙自己的事业,所以老年人对长者食堂的需求非常大。为他们解决中午那一餐,可以说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为他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何雪松还表示,该公司还在自己的订餐平台推出 “20+1”公益活动,每订出20份餐公司自动为老人提供免费餐一份。

沙园街道办民政科科长袁素珠告诉记者,“长者食堂”也不是一开始就火爆的,像沙园街一开始就餐的老人也不多,工作人员天天去各个社区做宣传,让老人们试吃,才慢慢被接受,因为符合老人饮食习惯,以致现在的供不应求。

87岁的何伯和84岁的经姨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们是这个“长者食堂”的常客,当年从上海来广州支援广州造船厂的老两口已经成了地道的广州人,大半辈子献给中国的造船事业后,因年事已高,不方便做饭,子女却还在上班,所以午餐一直是个难题。“所以这里一开张,我们就过来了,这里饭菜味道不错,而且便宜。”经姨指着6.5元一份、含一荤一素的套餐说。

老人指着冰箱里满满当当的蔬菜告诉记者,由于夫妇二人年事已高加上自己腿脚动过手术,上下六楼拄着拐杖,非常不便,家里的食物蔬菜几乎都靠儿子儿媳每周来探望时一次性买好,但存放太久又容易坏掉。在老人往日做饭的厨房桌台前,长期放着一个凳子。区姨说,因为自己无法长时间站立,平日自己只能坐着炒菜,经常导致腰酸背痛。

4月26日上午11时,海珠区沙园街道居家养老中心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老人,他们在等着这里的“长者食堂”开餐,但餐厅还关着闸。

广州从2012年起推行“长者食堂”,经过几年起起落落,长者食堂如今的规模与经营状况各不相同,但供不应求与经营困境俨然已成为广州长者食堂普遍存在的问题。

据该项目负责人何雪松介绍,该公司是为大型企业、团体提供配餐服务的餐饮公司,其高度自动化的中央厨房一锅菜就可以提供数千份的配餐,在最大程度上节省了人力成本花费。除此之外,黄石街长者食堂还采取预订形式,根据收到的预订订单来把控当日食物量,精确控制食材成本,避免浪费。“我们的老人配餐定价9.5元,实际上还有钱赚”。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xwhfss.cn江苏省江阴市采辽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www.xwhfss.cn版权所有